全面完成防沙治沙规划任务,开启林业经济

张永利在全国防沙治沙现场经验交流会上强调 全面完成防沙治沙规划任务 开创防沙治沙工作新局面

  中国绿色时报7月31日报道(记者 厉建祝 
焦玉海 
敖东)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永利在7月30日举行的全国防沙治沙现场经验交流会上指出,加强和推进防沙治沙,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寄托着党中央、国务院的期望,承载着亿万人民群众的期待,关系着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使命光荣,任务艰巨。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全面完成防沙治沙规划任务,开创防沙治沙工作新局面,为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
  张永利说,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始终高度重视防沙治沙工作,将防沙治沙作为一项重要战略任务,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防沙治沙工作历经了艰难起步、重点治理、快速发展、全面推进几个历史阶段。经过几十年、几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国防沙治沙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改善了沙区生态状况,促进了区域经济发展,走出了中国特色的防治路子,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赢得了广泛的国际赞誉,全国沙化土地面积持续净减少,为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保障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张永利指出,虽然我国防沙治沙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我国沙化土地面积大、分布广、危害重,防沙治沙取得的成绩依然是初步的、阶段性的,沙化问题依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制约因素,防沙治沙依然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和难点,形势非常严峻,任务十分艰巨。要深刻认识防沙治沙形势的严峻性,充分认识防沙治沙任务的艰巨性,科学认识防沙治沙工作的复杂性,清醒认识防沙治沙措施的滞后性,准确把握推进防沙治沙的基本方向。
  张永利强调,土地沙化直接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乃至生存,影响着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加快推进防沙治沙,事关全局,影响深远。面对新形势,我国的防沙治沙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前进、不能停滞。必须站在国家战略全局的高度,根据形势和任务的发展变化,牢牢把握生态优先的根本方针、尊重自然的基本要求、利益驱动的发展机制和政府负责的责任制度,以系统工程的思路推进防沙治沙,保护沙区生态,改善沙区民生,努力使沙区跟上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步伐。
  张永利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防沙治沙工作在基本思路上,要以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为指针,牢固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观,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科学谋划防沙治沙新发展;坚持保护优先、科学治理、适度利用原则,以构建北方生态屏障为目标,狠抓改革创新,强化依法防治,着力保护沙区生态,切实推进工程治理,全面完成全国防沙治沙规划任务,为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在总体布局上,对于干旱的沙漠边缘及绿洲前沿地区,以封禁保护为主,建设防风阻沙体系;对于半干旱地区,以综合治理为主,建立防风固沙体系;对于高原高寒地区,以保护现有植被为主,修复高原生态系统;对于东北平原和华北平原地区,以完善和巩固农田防护林为主,建立农田防护体系;对于沿海、沿江、沿湖地区,以生物措施为主,治理盐渍荒漠化土地。
  张永利强调,防沙治沙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了我国防沙治沙的奋斗目标和主要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建设的一系列重要批示指示,为做好防沙治沙工作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武器和行动指南,要着力抓好贯彻落实,努力开创防沙治沙事业新局面。一要全面深化改革,完善政策。要研究建立稳定普惠的政府投入机制、荒漠生态补偿政策及防沙治沙奖励补助政策。二要强化依法防治,注重保护。要完善法律制度,加大执法力度,强化普法宣传,依法推进封禁保护,科学划定沙区生态保护红线。三要坚持科学防治,提高水平。要把科学防治的理念贯穿防沙治沙全过程,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突出解决好科研与生产脱离的问题,积极探索科技成果转化的途径和机制,不断完善荒漠化沙化监测体系和沙尘暴灾害监测、预警及应急体系。四要推进重点工程,加快治理。要继续实施好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三北防护林建设五期、新一轮退耕还林等生态保护和建设重点工程,进一步强化全国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建设和管理,围绕国家重大战略着力谋划一批防沙治沙重点建设项目,推进国家沙漠公园建设。五要狠抓质量管理,确保成效。要树立新的质量观念,加强标准体系建设,加强质量管理和责任追究。

  省林业厅消息,今年以来,云南省林业部门紧紧围绕建设生态林业民生林业,更加注重生态保护,更加注重改善民生,更加注重质量效益,大力建设“森林云南”。
  云南森林面积为1914.19万公顷,林地面积、活立木蓄积量居全国第二位,生物物种及特有物种居全国之首。由于地处长江、珠江等6大江河上游和源头,云南省生态区位十分重要,生态保护和治理形势十分严峻。
  云南省扎实推进退耕还林还草工作,加强林业资源保护管理,继续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探索建设国家公园。实施退耕还林还草工程以来,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省林草面积增加1253万亩,覆盖度增加2.1%。全省陡坡耕作面积明显减少,工程区林地面积大幅增加。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云南省成立了专门委员会,制订了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行动计划任务分解方案,编制了《自然保护区建设项目生物多样性影响评价技术规范》,发布了《自然保护区规范化建设管理指南》。作为全国率先开展国家公园建设的省份,我省建立了8个国家公园,初步建立以林业部门为主导,各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的国家公园管理体制,在生态保护、旅游发展、民生改善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
  在生态保护工作中,林业部门一方面严格落实国家惠民政策,在退耕还林的实施中,全省130多万退耕农户户均累计获得退耕还林补助资金10177元,500多万退耕农民人均累计获得退耕还林补助资金2446元。另一方面,加快木本油料、珍贵用材林、林下经济发展。65万退耕农户新增种植核桃、油茶、茶叶、竹子等具有增收潜力的树种360.2万亩,户均新增5.5亩,人均新增1.5亩,同时带动68万农户、325.5万人发展特色经济林、用材林、原料林等447.5万亩。2014年,全省完成木本油料基地建设269万亩,划定国家储备林130万亩,营造珍贵用材林2.6万亩,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明显加快。(通讯员 
余薇  记者  王密)

  继木材经济、林下种养、森林旅游之后,林业产业转型有望步入“4.0”时代。在7月25日中国
(四川)首届森林康养年会论坛上,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孙抱朴预测:“全国林业十二五规划指出,要大幅提高特色产业、新兴产业在林业中的比例,森林康养正是林业改革的创新模式,是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
  省林业厅副厅长陶智全透露,四川有123个自然保护区、123个森林公园,尤其28个老森工局下属的部分管护站已有食宿接待条件,加以一定的改建就能具备康养接待能力。此外,省林业厅已启动森林康养试点示范基地建设,有望在两年后建成首批标准化的森林康养基地。
  森林康养,我国刚刚起步   四川目前有老龄人口1500万,占总人口的18.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到2025年这一比重将达到24%,近乎每4人里面就有一个老龄人。省民政厅提供的数据让老虎沟森林庄园总经理银永清为之振奋:“随着中产阶级兴起,国内将有越来越大的康养需求。加之社会步入老龄化的趋势比预想的更快,更坚定了我们发展康养的决心。依托200多亩的松林资源,老虎沟已形成初步接待能力,但现阶段游憩多于康养。”
  这一情况具有普遍性。在我国,由于森林康养刚刚起步,“即使是在北京,也存在医学与林学结合不够,缺乏森林疗养功效的实证研究等问题。”北京市林业和园林局高工周彩贤说。
  广义的森林康养包括游憩、康养、疗养等不同层面,而专业的森林康养要能够用医学方法证实该林区有助于改善心身健康。省卫生计生委副巡视员彭杰认为,从森林旅游、森林浴再发展到森林康养是可以的,但对规划的周密性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康养需要更隔音的住宿、更生态的饮食,如果考虑不周,就会对后续发展带来影响。
  医养结合,提供专业服务   如何凸显森林康养的专业性,使之与一般的疗养、旅游相区分?部分景区做了初步探索。
  “获评‘国际抗衰老健康产业实验区’之后,七里坪规划了280亩的抗衰老中心,包括门诊、体检、康养等分中心,将引进相关机构落户。”洪雅县七里坪景区总经理周进介绍,“此外正与协和、华西等三甲医院协商,我们提供硬件,他们的相关科室提供康养服务。”
  “洪雅玉屏山景区也与华西医科大学等机构合作,在全省率先进行了当地森林环境对人体健康的评估性研究。”华西医科大学教授谭建三告诉记者。
  “医院出技术、企业投资、政府出地,这样的模式在四川有尝试,虽然不是在森林康养领域,但说明合作的关键是彼此能优势互补,互惠共赢。”彭杰认为,除了公立医院,民营医疗保健机构越来越多,都是森林康养基地可以寻求的合作伙伴。
  制定标准,规范产业发展   “模式探索可以多元,但新兴产业若想健康发展,必须有行业统一认可的标准。”谭建三认为,在此共识下,中国(四川)首届森林康养年会组委会拟定了《四川省森林康养基地评审标准》(草案),主要包括三个大项:良好的森林环境及配套设施;良好的食宿条件、运动休闲、医疗保障等服务设施;经科学的医学方法测定,森林环境有助于改善人体心理压力,维持或改进人体生理状态。草案还对上述标准进行了具体解释,以规范森林基地的打造。
  在年会上正式启动的森林康养试点示范基地,就将依据上述标准进行打造。谭建三介绍,两年后即可出炉四川首批康养基地。新兴产业有望盘活国有林区资源,成为“十三五”四川林业经济的新引擎。(记者 
吴平  实习生  贵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