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叶子变成红票子,十年安且吉

——浙江省安吉县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8月6日报道(记者 王胜男 
张健康  通讯员  诸炜荣 
唐辉)
 时值盛夏,天气虽然炎热,但穿行在浙江省安吉县,所见之处山青水净,竹海碧波令人心旷神怡。如果不是亲眼见证,很难相信,眼前这片充满生机的绿色大地,曾有着矿尘漫天、山秃水污的过往。
  要绿水青山,还是金山银山?绿水青山能不能转化成金山银山?这些在今日看来答案确凿的问题,在10年前,却并不容易作出回答。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安吉县余村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10年来,这一论断不仅指引着安吉人走上了绿色发展的道路,也如燎原之星火,点燃了中国发展理念和方式的变革,引领中华民族踏上了永续发展的新征途。
  近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走进安吉县,去探访安吉县践行“两山”科学论断10年来的变化,去感受“国标”级的美丽乡村和安吉人的美好生活。
  养山用山,道路越走越宽   10年过去了,余村村委会主任潘文革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依然激动不已。在村委会那间简陋的会议室里,习近平得知村里为了还一片绿水青山而关停矿山和污染企业时,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赞余村的做法是“高明之举”,并作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其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
  “这一席话,相当于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潘文革说。原来,2003年,饱尝生态恶果的余村痛定思痛,关停了石矿、水泥厂及一大批竹筷企业,结果村集体收入从过去的近300万元猛跌到20多万元。这种“断崖式”的下跌在村里引起了此起彼伏的质疑,加之当时刚刚起步的生态旅游发展并不顺利,余村人对前途感到迷茫。
  此时,“两山”科学论断拨开了大家心头的迷雾,余村人的命运从此掀开新的一页。
  2005年,曾在矿山开拖拉机的村民潘春林,举债几十万元,办起了余村最早的农家乐。当时村里人都说他疯了:“卖风景能比卖石头赚钱?”如今,潘春林的春林山庄日接待游客上百名、年营业额达100多万元,带动了村里好几户人家共同发展农家乐,还有了自己的景区、旅行社。
  10年来,照着这条路走,余村交出了一张山更青、水更绿、民更富的成绩单。潘文革如数家珍地报起“家底”:生态旅游已成为余村的主导产业,到2014年底,全村有旅游景区3个、农家乐14家、床位410张;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达1.88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从10年前的7576元增加到2.76万余元,280户村民已有220多辆私家车。十年巨变让潘文革感触颇深:“过去采资源、掏矿山,靠山吃山,路越走越窄;如今发展乡村旅游,养山用山,路越走越宽。”
  山青水净,村更美民更富   “两山”科学论断也让安吉县跨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美丽乡村”成为此后安吉县发展的一条主脉络,也成为让农村美、农民富的具体抓手。2008年,安吉被列为全国首批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县后,又进一步提出以建设美丽乡村为载体,整体推进生态文明试点建设。
  美丽乡村,首要条件就是山要青、水要净。为恢复绿水青山,安吉县高度重视森林生态林业体系建设,以“四边三化”“五水共治”“山青水净”等行动为契机,以生态修复治理工程为抓手,努力建设“绿色安吉”。近年来,全县累计完成重点防护林建设9.5万亩、平原绿化4.8万亩、纯林生态修复10万亩和茶园林生态修复6万亩。
  如果只是绿起来,美丽乡村的色彩难免单调。为了让山美起来、路美起来、村美起来,安吉县正开展升级“四边三化”行动,营造景观色彩丰富、病虫害“免疫”能力强、森林火险等级降低和环境保护功能强的彩色健康森林。
  行走在安吉县天荒坪区域,漫山竹海中点缀着无患子、黄山栾树、乌桕、银杏、红枫等彩叶树种;走进村庄,以樱花、海棠、银杏等树种为特色的“一村一品”令人目不暇接。
  2010年,安吉被授予“中国美丽乡村国家标准化示范县”。今年4月29日,经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批准,以安吉县政府为第一起草单位的《美丽乡村建设指南》国家标准正式发布,成为全国首个指导美丽乡村建设的国家标准。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元代诗人戴表元描述的湖州之美正在安吉渐渐重现。如今的安吉已经成为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居民休闲度假的后花园。每逢周末,安吉的山山水水间到处可以看到嬉戏、漫步的外地游客。据不完全统计,安吉县“农家乐”目前已发展到600余家1.5万张床位,年营业总收入超过10亿元。
  “两山”实践,大展绿色宏图   美丽安吉,安且吉兮;绿水青山,安吉之源。如今的安吉人对“两山”科学论断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竹产业、白茶、乡村旅游,安吉县三大支柱产业无一不依托于良好的生态资源。以竹产业为例,安吉县用一根翠竹挑起了百亿元产业。以占全国1.8%的竹资源创造了全国20%的竹业产值,基本实现了从竹根、竹竿、竹叶甚至到竹粉末在内的全竹利用,使一根竹子的价值从最初的15元增值到60元。安吉县竹产业产值从2005年的53.6亿元提高到2014年的180亿元。
  绿水青山还会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伴随安吉生态品牌的日益提升,国内外客商纷纷到这里投资兴业,港中旅、上影、翰龙集团、凯蒂猫乐园、乐翻天水上世界等项目先后落户安吉。2014年,安吉有18个文化创意产业项目投建,总投资达179亿元,当年完成投资60亿元,占全县投资总额的四成多。
  产业结构变“新”、发展模式变“绿”、经济质量变“优”。10年来,安吉用实践不断验证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科学论断的高瞻远瞩。2014年,安吉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5.06亿元,实现财政总收入50.05亿元,分别是2005年的3.22倍和6.41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05年的7000元出头,提高到21562元,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今年春节前夕,由余村党支部牵头,53名村民联名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向总书记汇报了余村10年来的发展变化,并邀请总书记再回来看一看。
  很快,村民们收到了来自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的回信。信中写道:“得知近十年来,余村切实转变发展思路,变靠山吃山为养山用山,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双赢,乡亲们也因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我们为村里的可喜变化感到由衷高兴,相信只要坚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党支部的领导和全体村民的努力下,余村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我们一定不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照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潘文革坚定地说。

  中国林业网8月6日讯  根据国家发改委、国家林业局、农业部联合下发的《关于下达退耕还林还草工程2015年第一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通知》,近日,四川省发改委、省林业厅、省农业厅联合将全省退耕还林还草工程2015年第一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下达各有关市(州)和县(市、区),并提出要求。
  一是抓紧转下达投资计划,各地要在接到通知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将投资计划转下达,并明确项目建设地点、规模、工期,督促抓紧开工建设。
   
二是严格执行国家有关退耕还林工程建设的各项规定,加强工程质量和资金使用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三是强化项目和资金管理,按照“谁审批、谁监管、谁负责”的原则,落实监管责任主体,明晰监管职责,规范项目建设行为。国家和省将组织力量对项目建设情况进行专项稽查和抽查。
   
四是完善责任追究制度,落实部门和建设单位责任,切实抓好项目建设和资金使用的事中事后监管。对发现的问题,根据情节轻重,采取相应处罚措施。
  此次下达全省的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第一批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13240万元,主要建设内容为退耕还林40万亩、退耕还草2万亩、荒山荒地造林3.33万亩。(四川省林业厅)

湖北襄阳 绿叶子变成红票子

  对湖北省襄阳市造林大户赵兴全来说,过去的十年是黄金般的十年:他2005年花70万元流转的3100亩荒山,现在价格已经达到700万。
  财富的迅猛增长,得益于当地去年成立的鄂西北林权交易中心开展的“阳光交易”。该交易中心在明晰林权归属的基础上,探索集体林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离,同时赋予经营权抵押、担保、贷款等更多功能,实现了林业资源活起来、林农富起来的目标。
  交易信息全程公开,防止“贵山贱卖”   8月2日上午,站在襄城区卧龙镇赵冲村的山脚远望,郁郁葱葱的湿地松和白杨树绿得发黑。
  “10年前,这里是荒山荒坡,我流转过来以后种杨树、栽湿地松,现在已经有10多个树种。”赵兴全说。
  今年3月,赵兴全到鄂西北林权交易中心挂牌,准备把林地流转出去。有两家外地林企联系他,出价700万收购,都被赵兴全婉拒。“交易中心评估过我的林地,将来涨到1000万不成问题。”
  交易中心工作人员李杰介绍,过去没有专业的林权交易平台,买家卖家信息不对称,只有依靠“山贩子”流转林地,最终大部分利润都会被山贩子拿走,林农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而现在,林地流转信息都汇集到交易中心来,买卖信息全部公开。农民林地“价高者得”,可最大限度地保护林农利益。
  交易中心“官办民营”,采取企业化管理   据襄阳市林业局局长余涛介绍,交易中心运作采用“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部门监管、企业化管理”的机制。成立之前,襄阳市林业局副局长谢琪和李杰曾一起到武汉等地做过考察。他们发现,纯官办的交易机构机制僵化、人员积极性不高导致交易量较低;而以纯民营方式设立,审批这关又不容易通过。
  襄阳决策者认为,既然如此,不如采取“官办民营”方式,由投资公司出人出资负责日常交易服务,由政府负责交易的监管和确认。
  思路一变天地宽。襄阳市政府整合纪检、财政、税务等多部门的职能资源,依法对交易过程、交易秩序、交易契约进行全程监管,确保林权交易公平公正。余涛表示,“部门监管”贯穿在交易的全过程,一是确保交易前不能损害林农利益,二是保证交易后林地不能改变用途。
  截至目前,鄂西北林权交易中心已经办理508宗林权交易流转交易,流转山林100多万亩,涉及1500多户林农,预计增收5000余万元。
  记者了解到,湖北省林业厅支持鄂西北林权交易中心在全省各地市州建立林权交易服务机构,在更大范围和更高层面服务全省林业。交易中心自去年5月28日试运行以来,已经辐射襄阳、随州、十堰、恩施、荆门、荆州、黄冈7个市州。
  提供金融服务,冲破发展瓶颈   看着茁壮成长的香樟和石柳,林农魏军心里美滋滋。“这是红叶柳,长到3厘米粗就能卖,一棵能卖40元,按一亩地种7000棵计算毛利就有28万。”
  一年前,他可没这么轻松。魏军名下有保康县3万亩林地,都办理了林权证。早在2013年,他就看准了苗木花卉的巨大潜力,准备在李洼村流转1300亩地栽种绿化树木。由于缺少启动资金,他带着林权证去银行申请抵押贷款。然而,跑了五六家银行,都被以“暂无此项业务”拒绝。
  去年10月,魏军的儿子看到新闻说交易中心可以帮助贷款,便劝他去试试。“我当时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还真办成了。”
  “交易中心有两大基本职能:一是交易业务,二是金融服务业务。”李杰说,交易中心在审核贷款农民和农业企业资质后,提供担保、代偿服务,“银行有了化解金融风险的平台,自然非常乐意与交易中心开展信贷业务。”
  在交易中心的帮助下,魏军获得1500万元贷款。“今年苗木销路很好,三年就能收回成本。”魏军踌躇满志。
  谢琪告诉记者,林企流转林地后,不少地方的林农不仅拿到了租金,还可以进入公司工作。
  襄城区尹集乡坡岗地众多,地势高,水资源极度紧缺。襄阳宏林园艺集团公司流转该村山林之后,村民陈世伟和老伴一起进入公司打工,从事修剪苗木、给树打针、防虫、除草等工作。
  “去年,租金加上劳务费,纯收入能有四五万,既能顾着家,收入还是三年前的八九倍,日子是越过越好了。”陈世伟说,“绿叶子换回了红票子,农民也变成了工人,这样的改革我当然欢迎。”
(记者  付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