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系列报道之二,联合国派志愿者参与中国湿地保护项目

    12月5日是国际志愿者日。为支持中国政府在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工作,联合国派出9名志愿者在中国的4个项目区执行“中国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项目”。
    这些经过联合国志愿者组织精心筛选出的专家型志愿者,将在湖南省洞庭湖、江苏盐城湿地、黑龙江省三江自然保护区以及四川、甘肃交界处的高原泥炭湿地保护区等地开展工作。在实地工作的一年期间,这些志愿者将直接将他们的经验、知识和意见提供给地方。
    来自尼泊尔的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和野生生物专家桑德博士将在中国东北的三江湿地自然保护区工作,与曾在当地工作过的专家朱宝光一起进行湿地生态系统实地调研、保护规划制定、公众教育等。
    据介绍,为强化中国政府各级部门湿地多样性保护机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自然基金会和中国政府总投资1170万美元开展了“中国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利用项目”。(中国绿色时报  2006-12-08)

治理前后两重天 ——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系列报道之二

    为了解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的治理情况,我们先后3次分西、中、东3线,奔波数千公里,历时近两个月,深入到工程区的12个县(市、区、旗)进行实地采访。
    我们到达的第一站是黄羊滩。它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县东南部洋河南岸,距北京直线距离138公里。治理前多为流动和半流动沙丘,是永定河上游占地14.6万亩的特大沙滩。2000年前,黄羊滩每年被大风刮走的表土达1万多吨,当风力达到4级时就形成扬尘或沙尘暴侵袭北京,是危害北京生态环境的“祸首”。
    自2000年实施工程治理以来,黄羊滩已经治理了8.88万亩流动和半流动沙丘。我们在现场看到,侧柏、榆树、紫穗槐、沙柳、沙枣、沙蒿等植物把沙地覆盖得严严实实,各种草障、沙障将流动和半流动的沙丘捆绑得服服帖帖。张贴在宣化林场宣传橱窗内的一组组同景大型照片,诉说着这个地区治理前后的巨大变化。我们驱车在这片治理区走了近两个小时,看到的是滿眼的绿色。途中,我们随机采访了正在劳作的洋河南镇茹家洼村60岁的老农茹海傲。他说:“党的政策好啊,治沙治得好哇!以前这里一刮风,人都站不稳,眼都睁不开,现在没那事了,再怎么刮风也不起沙了。”
    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我们来到位于距县城仅几公里的金沙滩。这里原来连绵数十里都是裸露的沙荒地,是山西雁北地区刮向京津地区沙尘的主要策源地之一。站在一处高地上四顾,目之所及,方圆几公里内,到处是大大小小的乔木和灌木。陪同我们采访的区林业局局长李文明告诉记者,经过五六年的连续治理,这里已经成了朔城人们前来休闲锻炼的森林公园。工程实施5年,朔城区就完成国家下达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建设任务62.44万亩,每一个朔城人都感受到了这些年来生态环境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我们坐车在治理区内整整走了一个下午,所到之处都是绿色合围。朔城人结合本地特点创造了“6+1”治理模式,即“一行灌木,六行苜蓿”。灌木3米一带,带宽1米,通常是种植柠条,灌木行间间作6行苜蓿,行距40厘米。柠条当年生长达30厘米以上,苜蓿当年生长50厘米,造林当年林草覆盖度就达50%,第二年可达80%,且造林当年就能充分发挥防沙治沙、保持水土的生态效能。我们看到,在连绵起伏的地面上,一望无际有规则地铺设着这样的“6+1”矩阵,场面十分浩大。
    我们到达山西省山阴县西山项目工程区时,站在山顶看不到尽头的全是由油松、樟子松和柠条、紫穗槐等组成的人工林海,树木高的有五六米,矮的一两米,一座山接着一座山,一道岭连着一道岭。同行的山西省造林局副局长赵百选告诉记者:“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实施以来,在山西境内,经过6年多的艰苦努力,南起朔城、代县,北到大同、阳高,以太大高速公路为主线,已经建成了连绵180多公里共215万亩的工程连片区。再过十年八年,这里必将形成一道人工林屏障,彻底阻断雁北地区以北、以西的沙尘南移东侵,其巨大的生态、经济、社会效果不容置疑。”
    同行的山阴县治沙办主任张守富接过话茬儿说:“我们站着的这个地方,正是赵局长所说的连片工程区的最中间。工程区在我们县境内面积为41.16万亩。用不了等十年八年,现在项目本身就发挥了巨大作用。”他接着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1991年7月29日,西山地区下了一场中雨,雨虽不大,但从山上冲下来一股洪流,把县武装部的弹药库和一部分建筑物冲得稀里哗啦。这两年,同样大小的雨下了好几次,由于山上都种了树,雨水根本下不了山,连县城边上河里的水都没有变浑。
    在大同县巨乐乡采凉山我们看到连绵12万亩的工程区,一山连一山的松、杨以及沙棘、柠条等各种乔灌草有机组合成浩大的绿色方阵,规模宏大。县林业局的同志告诉记者,这一带是风口,治理前是一望无际的沙荒地,每年都要被大风刮掉一层厚土。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实施以来,全县共完成工程治理任务72.28万亩,林草覆盖率由过去的22.6%增加到51.2%。当地村民殷有进、杜宏金等人说,治理前,大风一刮黄沙四起,院里炕上全是土。现在好了,风好像也少多了。
    在河北省丰宁县小坝子乡,我们来到当年朱镕基总理视察过的地方。历史资料照片显示,当年这里的沙子已经把老百姓的房子埋了半截。2000年以前全乡沙化土地面积113.3平方公里,大小流动沙丘82处,沙坡19个。6年来,完成退耕还林4.37万亩,人工造林5400亩,围栏封育5980亩。在现场我们看到,已经平整的沙地上栽植的树木紧锁着沙地。
    在丰宁坝上千松坝林场施业区,我们看到一排排整齐的落叶松、樟子松、桦树等挺立在料峭的寒风中,高的六七米,矮的一两米,在数十公里范围横起一道总面积达62万亩的绿色屏障。河北省林业局治沙办副主任张进献告诉记者,从1999年开始河北启动“再造三个塞罕坝林场”工程,2001年此工程并入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范围。现在已累计完成造林绿化219.8万亩,占计划的103.2%,其中人工造林175.2万亩,占计划的101.3%;封山育林44.6万亩,占计划的111.5%。等到项目最终完成的时候,将在坝上地区形成一个总面积达400万亩的人工林海。到那时,坝上将成为对京津地区生态保护的绿色防线。
    在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淖尔镇新民村的南山梁,朱镕基总理当年视察的地方,如今植被茂密。经过6年的艰苦治理,这里植被盖度达到90%以上。为了找到一块没有治理的沙丘看看原来的样子,我们在这里居然跑了大半天。世代居住在这里的70岁的村民赵成祥老人向我们描述了这里生态环境的变化。他说:“治理前,这里是一个大流动沙丘,每年推进几公里。以前觉得离我们很远的沙丘,几年工夫就到了家门口,最后爬上了房顶,我们村几十户人家都搬走了。现在你看,这里的沙丘都被治住了,看不到露着的沙子了。”
    同行的县林业局局长高振岗告诉我们,多伦县境内原有风蚀水蚀地面积3365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89.2%,有横贯东西总长度达135公里的三条大沙带。经过6年治理,现已完成林业治理任务141.95万亩,草地治理31.27万亩,暖棚建设3.2万平方米,小流域治理11.25万亩。全县210万亩严重沙化土地中,70%得到了有效治理,基本遏制了沙化土地扩展的趋势。
    在内蒙古正蓝旗,我们“游历”了几乎大半个浑善达克沙地。在沙地南缘桑根达来镇乌日图敖嘎查(村),我们看到齐腰深的牧草长势很好,格希格都仁和巴图巴雅尔等牧民正在用大型打草机打草。旗林业局女副局长刀日娜说:“这里原来是流动的沙地,每年差不多要推进十几公里,现在治住了。”在沙地东北角的赛音胡都嘎苏木(乡)吉日嘎朗图嘎查(村),我们看到这些年飞播的杨柴、沙打旺、榆树、沙柳等长势茂盛,大片大片的沙丘已经治理。在沙地腹地的水泡子里,我们还有幸地看到成百上千只白天鹅。林业局的同志说,经过这些年的治理,整个沙地的生态环境可以说得到了明显改善,天鹅、狼等野生动物多起来了。但现在约有三分之一的沙地还没有彻底治理,剩下的都是一些难啃的硬骨头。
    在内蒙古赤峰市的敖汉旗,我们在西拉木伦河南岸的治理区内看到多种沙生植物十分茂密,而隔河相望的对面非治理区,却是滚滚黄沙,形成鲜明的对照。敖汉旗是我国治沙事业的一面旗帜,几十年治沙不止,流动沙地由1957年的57万亩减少到现在的8.79万亩;半流动沙地由171万亩减少到现在的5.22万亩;森林覆盖率由不足10%增加到现在的40%。特别是近几年,治理的力度更大,效果更好。
    同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河北康保县2000年以来累计完成造林120.8万亩;蔚县近6年来依托工程种植杏扁50万亩;山西怀仁县近6年来完成工程治理任务41.59万亩;内蒙古宁城县近5年累计完成建设任务93.94万亩……
    当然,治理工程到现在只有短短的6年,治理整体效果也只能是初步显现。但不能否定的是,经过工程治理,治理区的生态环境确实发生了大变化,这一点,只要你走进工程区随时都可以感受得到。
    据国家林业局调查,到目前为止,内蒙古工程治理区林草植被盖度普遍增加两成以上,有的达到了80%以上;河北省工程区植被盖度平均增加三成以上,植被盖度达到50%;山西省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2000年的12%提高到现在的22%;京津地区防护林体系已基本形成,沙化程度明显减轻。据监测,京津工程区在近5年间流动沙地减少3.9万公顷,半流动沙地减少11.6万公顷,固定沙地增加79.3万公顷,其中,林地面积增加46.8万公顷,草地面积增加32.5万公顷,沙化耕地减少53.4万公顷,有效遏制了地表起沙。据测算,与工程启动之初的2000年相比,工程区空气含沙量平均减少15.8%;风沙天气平均减少17天;北京城区可吸入颗粒物达标天数平均增加了34.6%。
    长期奋斗在治沙第一线的内蒙古赤峰市林业局局长白音巴特尔说:“沙地,治与不治是完全不一样的。在适宜治理地区,必须实行工程治理。以工程治理为主体,辅之以必要的封禁和其他措施,是尽快根治沙患最有效的手段。如果单纯地靠自然修复,需要200年才能形成森林复式结构,且不能有人为破坏。200年,我们等得起吗?没有人为破坏,现实吗?”(中国绿色时报  2006-12-07)

江西省林业厅

    近日,江西省又新批五处省级森林公园:上饶县的五府山省级森林公园,经营面积为5554.46公顷;横峰县岑山省级森林公园,经营面积为645公顷;于都县屏山省级森林公园,经营面积为4528.6公顷;新余市仙女湖区太宝峰省级森林公园,经营面积为2038公顷;进贤县香炉峰省级森林公园,经营面积为670公顷。
    至此,江西省省级以上森林公园增加到85个,其中国家级33个,省级52个,经营总面积达432391.03公顷。

相关文章